最新消息:佑三软膏qq交流群 463694223 专业健康资讯网站,提供实用、全面的健康信息,包括中医、保健、饮食、心理健康、佑三软膏、人体细胞潜能激活剂、平衡医学等。 咨询电话:18686665097

王凤仪

性理心理 zhujunming 1122浏览 0评论

(1864-1937),于1864年(清同治三年)11月1日(阴历十月初三日)子时,出生于热河省(现辽宁省)朝阳县云蒙山前王家营子村树林子屯。其祖籍在河北省密云县石匣镇;九世祖迁朝阳定居。祖父王德泽、父亲王清和世代务农。王凤仪在兄弟中行二,原名树桐,凤仪为其字。长兄名树田,三弟名树森,四弟名树永。中国近代伟大的民间教育家、伦理道德宣传家、女子教育的开拓者。
王凤仪因家贫不曾读书,自幼便给人家放牛,稍长就为人家扛活做工,天性淳厚善良,对父母尽孝道,对兄弟尽悌道。困苦的生活和社会的纷扰,使其从青年时期就思索人生的道理。
三十五岁那年,听大善士杨柏宣讲善书,因悟“贤人争罪,愚人争理”,而沉痛后悔自己的过错,身患十二年的疮痨,一夜之间,霍然痊愈。同年五月,感叹世人,男不知尽忠孝,女不 王凤仪老善人
知贤淑,世俗风气难以挽回。生出弃世的念头,躺在炕上绝食五天,突然间生出灵感,认为就这样死去不值得,自己还有爷爷与父亲两代老人要养活。应该先尽孝道,然后再立志劝世化人。
同年十月,善士杨柏遭诬陷被捕入朝阳监狱,王凤仪效法“羊角哀舍命全交”故事,誓死前往朝阳府营救杨柏。行致途中,夜间忽然出现光明,好像白天一样,王凤仪豁然开悟,乃明心见性。三十八岁那年十月,父亲去逝,王凤仪志夺古人守墓三年,三年守墓中洞悉性理疗病法,讲病化人,立竿见影成效显著,创造了古今罕见的奇迹。他为了使女子明白道理,昌明家教,致力于兴办女子义务学校。他所兴办的女义学一时间遍及“白山黑水”之间和长城内外。晚年又提出“崇俭结婚”、“储金立业”、和创办“新农村”。特别难能可贵的是在那君权、夫权、族权横行的年代,敢于提出并实行“翻转世界,重立人根”。几十年间,他创办了700余所女子义务学校,推助女子教育的发展,被人们誉为“王善人”。王凤仪先生于1937年去世。
[2] 他是个有实行的人,积功德的人生理念。在他身上也是应验了的,网传驰名海内外的学者李开复先生[2] 就是他的曾外孙。李开敏《我的父亲李天民》[3] 称:小弟开复是爸妈的老来子,从小聪明过人,……我们的母亲王雅清是辽北人,家中务农,事亲极孝,先外祖父是当地人知的「王善人」,母亲少年时外出求学,毕业于……云云。由此确定王善人是李开复的曾外祖父[2] 。
放牛-14岁
我是极愚极笨的人,又没念过书,家里有些山坡地,因为缺少粪土,打的粮食很少。我十四岁那年,就给村东头王树德家放牛。我上工时,东家(雇主)吩咐我说:”你每天上山放牛,要把牛放饱了,饮好了水。当心不要叫牛吃了人家的庄稼。晚上再烧好这十二铺火炕,挡(关)好鸡架和猪圈的门。”
我就照着东家吩咐的话,每天上山放牛。我不和别的放牛的在一起放,因为他们把牛圈在一处,就只顾自己去玩耍,也不管青草好坏,一有跑出圈的,就拼命毒打,都有打断腿的。也有牛把牛抵伤了的,伤口化脓长蛆,还有因为吃不饱生病死的,看着实在不忍心。我专找草好的地方去放。给牛饮水的时候,饮完了不叫牛跑,怕它患了水受病。冬天生牛犊时,晚上我把牛犊抱到伙房(农家工人住的房屋)炕上,怕它冻死。所以我放的牛都吃得肥胖,毛色油光水滑的,生的小牛犊也没有损伤。我常说:”因为有牛,东家才给我们饭吃。若是不爱护牛,就太没有良心了!”
做活儿-21岁
我在锦州城西十里台张表兄家扛活,离家一百三十多里地,连做了四年。上工后,张家表侄叫我吃饭时喊道:”做活的,吃饭了!”我听了心里不高兴,因为以往都是叫表叔,才一上工就换了称呼。暗想–谁给起的这个名?怎么这么难听呢?以后我天天想–“怎么叫做活的呢?”总是想不通。我便一面做活,一面问天:”怎么叫做活的呢?”耕地时,便问牛:”怎么叫做活的呢?”问来问去,因为心念专一了,连对面的人大声说话,我听到的声音都很小,像听电话似的(当时科技不发达,电话中声音不清晰)。问到九十多天,对面的人说话,只看见嘴动,连声音都听不见了。问了一百天,才问明白了,这是”天命”啊!人做活,要”做活了”,不可”做死了”。在东家方面,因为有做活的,园子、地里的菜蔬粮食才能种起来,一家人才能生活;在做活的这一面,因为有活做,才能挣到钱,养家活口,活己又活人。不只是这样,做活的若是能把东家的事事物物,尽心竭力地做好,叫东家佩服了,一旦遇着急难,东家准能帮忙,这就是”主有仁,仆有义。” 虽是东、伙(雇主和工人),无异至亲好友,一心一德,相爱相助,这才叫”做活了”。若是只顾多挣工钱,少做活计(工作),又挑剔吃喝,身是东伙,心似路人,做活再马马虎虎,走一处弃一处,这就叫”做死了”。[4]
立志不犯恶 -22岁
我在十里台老张家扛活时,有一天,东家的同族,为了分家争产业,弟兄们争吵起来,拿刀动枪的,险些闹出人命。我从中尽力劝解,总算没出乱子。事后我想,他们是为谁争呢?想来想去想明白了,他们是为老婆孩子们争啊!当时我正在抬粪,正好抬到粪堆边,我把粪筐一倒,就大声说:”我非当个异样人不可!”(决不为妻子争财产,伤手足之情。)和我一起抬粪的伙计,瞅瞅我,也不明白我说什么。
我常想,我人又矮又笨,全仗给人扛活,才有学活的机会。再看人家怎样待人处事,都有些什么好处,我是天天学,天天知足,越做越起劲。我常看见,做活的找活,东伙(雇主和工人)在讲工价时,互相争论,有的因为差钱无几,竟讲不妥。我就暗自立志–我今生一定当个不讲价的做活的,不论到谁家做活,从来不讲工价,东家给多少算多少,可是做起活来,还特别卖力气,绝不为了工价小就马虎。这么一来,头一年的工价,似乎少些,第二年就增高了许多,东家也没亏待过我。我自己还常想,象我这样一个又矮又瘦的人,东家肯给这些钱,可真不少![4]
尽忠东家-22岁
东家奶奶(雇主之妻,又称内东家)好骂人,骂她儿子能连骂三天。我想一个人总骂人,不是好事,可又不好劝她。四月二十八日(农历)庙会,照例该放工(休假),早晨还得种一气地。她打发小儿子去看我们种完了没有?她想要种些苞米。她儿子也没对我们说,看完了回去,也没向她说,我们又不知道她的心意,把犁解了。她就大骂起来,我听她骂儿子,才知道原委。我在伙房吃犒劳(打牙祭),大师傅(厨师)来盛一次菜,我问一次:”她还骂么?”大师傅说:”骂呢!”连问了三次。
我吃完了饭,走到上房前面,大声地说:”别骂了!气死了老太太,我们可担不起。”我又招呼伙计们说:”走!给她种包米去!”她出来说:”今天放工,可别再做活!”我说:”不要紧,今天是我们的工。” 她没拦住我们。种完了,我们去逛庙,她又说:”今天晚了!明天再去吧!” 我说:”这是我们的工,耽误点不要紧。”她觉得过意不去,故意说:”今天没钱给你们!” 我说:”不用钱。” 说着就走,老东家背着几吊钱赶来。我对伙友们说:”我们挑人家的礼,别叫人家挑我们的礼,晚上还得早点回去,做些零活。” 一边说话,一边慢慢地走,怕累着老东家,等他赶上,把钱分给我们,又陪我们游逛了一天,晚上乐哈哈地回来。东家奶奶也乐了,以后她也不骂人了,反倒时常劝我不要生气。我说:”我哪有气,我是为了你们一家和乐。” 由于这一桩事,我才明白,悟谁的道,谁就听你的话。[4]
慈母逝世
我妈五十一岁那年腊月,病得很重,我知道不能好了。她老可还很明白,临危前三天,身体疼痛哎呀哎呀地呼叫,我问我妈:“你老心里还惦念什么吗?”我妈说:“我就是惦念老四,因为他好耍钱(赌博),坏名在外,我死后恐怕没人给媳妇,要打一辈子光棍,我死也不了心。”我说:“这事在我,你老放心好了,有我,一定叫他成家人家,决不叫他打光棍。”我妈一听,即刻精神起来,对我讲起家族和亲友们的三世因果–谁家做过什么样的好事,得了什么样的善报;谁家做过什么样的坏事,遭了怎样的恶报,说得详详细细。一连讲了三天三夜,还嘱咐我,多做好事。她老算把“积善之家,必有余庆;积不善之家,必有余殃”的真理,说得一明二白。最后她老说:“我有你这样的儿子,我很放心!”说罢,含笑去世。由这桩事我明白了,人若把心事了啦,准得善终。[4]
挣钱?挣命?
我给人扛活,每逢上工时,必先到两天;满工后,多做两天才回家。在锦县十里台老张家,一连做了四年,没缺过一天工,还起早睡晚,凡是应该做的活计,不用东家吩咐,自己看着该做的便做,应问的就问。别人做活都认为是给东家做,我把东家的家,看成是我的家,尽心竭力地去做。等我满工临走时,东家向我说:“你以后有为难道窄时,尽管来找我,我一定帮你的忙。”后来我周姑父因我没钱给他赎当,损(讥讽叱斥)我,我向张东家借的钱,才把借他家的当(衣物),赎回还给他。后来又成全我买地,家里有了田地,我才能把家放下,入宣讲堂讲善书。现在的人专讲挣钱,不肯出力,反倒受了穷。我不讲挣钱,专讲挣命。什么叫挣命呢?就是我们为人做事,使众人佩服了,命就准长,这就是挣到命(立住命)了。像我的张东家,若不佩服我,哪肯帮助我呢?[4]
说贵贱-25岁
周家表兄(名国元),读了十几年书,很有学问,在学房教书,收入丰富,生活很讲究,态度特别傲慢。他们父子不和,分居另过,我姑姑又是他的继母,他更不知道尽孝了。虽是住在一个院里,相处得像异姓人一样,我实在看不惯。有一天吃早饭,他说:“像我们读书的人,责任太大了!你看所有的忠臣孝子,哪一个不是读书的人教出来的呢?若是误人子弟如同杀人父兄,就有罪了。”我说:“你只知道读书人的责任大,你不知道世上每个人的责任都不小啊!我是庄稼人,在你家里扛活。我若是不尽心竭力地做活,每晌地(七亩)少打一石粮,十晌地就少打十石,你说少打这十石粮,是亏了谁了呢?”他说:“亏东家了。”我说:“你说亏了东家,我问你,东家能不能因为少打粮,就少吃饭呢?”他说:“不能少吃。”我说:“我也不能少吃一口饭,究竟少了谁呢?实在是亏了天(天下众人)了。你只知道教书重要,我告诉你,我在铲地分苗时,掌生杀大权,应留哪一棵,应去哪一棵,我敢说一棵也没屈了它,一定选大的留。若没有天灾人祸,经我手种的地,准能多打粮,我就有这样自信力。你自以为责任大,若没有庄稼人种地,有钱你都买不到粮,活活得把你饿死!你要知道,世上各行有各行的天命,缺那一行也不中,哪有贵贱之分呢?” [4]
畜生也能学道-34岁
我们邻村,有个庄稼人爱牛,时常对牛讲话,说常了,牛就懂了人言。他很爱惜这头牛,就在它头上,用红头绳,扎了个小辫子(清朝人有辫子)。有一天,朝阳府知府下乡考查民情,在路上遇见,知府便吩咐落轿,对他说:“你一定是个刁民,为什么给牛扎辫子呢?”他跪下回禀说:“小人是良民,因为这头牛懂人语,我爱它才扎的。”知府说:“你起来!它若懂人语,你叫它给我让路。”他便向牛说:“黑小子(牛名)!大人来了,咱得让路,你跳跳到水沟那岸去吧!”牛便跳过去了。知府看了很欢喜,赏给他银子,叫他好好种地。
我听说了,特意去看“黑小子”。问他怎么调教的?我也学着调教我的牛,格物它的性情,才知道牛的性里有愚火,性子执拗。若能把它的愚火性化了,也就可以脱离畜牲道的苦了。有一天,耕园子里的地,四面都有墙挡着,犁耕不到头。我向牛说:“你怎能想法,把犁耕到头呢?”牛看看,就转过身来,用屁股坐一股外套,便把犁坐到了地头。这牛还能自己上山吃草、饮水,领别的牛回家入圈,它的愚火性真化净了。后来这头牛被胡子(土匪)牵去,我用七十吊钱把它赎回来。过了两年又被牵去了,我对家人说:“这牛早就该死,只因前年被胡子牵去,咱们拿七十吊钱把它赎回来,他才又多活了两年,还咱的债,这回我不再赎它了。这头牛按时价值九十吊,上次为赎它花了七十吊,咱算对得起它了。若再赎它,它再还债,不是更苦了它么?”想不到它自己跑回来了。当时我就说:“它把债还完,性也化了,明年就该死了。”到第二年果然死了。我由这桩事才知道,牛若化了性,就能脱离畜牲道。人得用人性教牛,才算不亏牛。[4]
悔过好病
在我三十五岁那年正月,有一天家里人向我说:“牛又跑了。”我说:“这牛丢不了,它准是又回老白家去了(因为是从白家买来的),吃完晚饭,我再去找它。”晚饭后我到老白家,我内弟(白勤,字俊卿)说:“牛跑来了,你放心吧。你来得正好,杨善人(名柏,字荫轩)正住在我家,领着先生们每天宣讲善书,你也听听吧。”我说:“好啊。”
有一天,他们讲“双受诰封”(三娘教子),讲到小东人在学房里,听同学说三娘并不是他生身之母,他在放学回家,晚间照例背书时,就故意地不好好背诵。三娘督促他,他就冷言冷语讥刺三娘说“你并不是我的生身之母,若有我的亲娘在,我哪能受你的冤枉气呢!”三娘听了这话,一怒之下,就把织布的机头割断。家奴老薛宝,听他母子吵闹,出来问明了原委,就向小东人说:“三娘为着教养你读书,日夜在织布,望你长大成人,光宗耀祖。你万不该恶言相加,赶快头顶家法,请娘亲责罚。”于是小东人便跟在三娘面前,认罪说:“孩儿年幼无知,忤逆娘亲,请教训孩儿,打儿几下。”三娘说:“儿快起来,是我不会做娘,不该和你一般见识,来动肝火。”
我听着,心里很奇怪,他们娘俩不是在吵嘴么?怎么又都各自认不是(认错)呢?想来想去想明白了,怪不得人家是贤人,贤人争“不是”,愚人才争理呀!自觉着刷啦一下子心里亮啦,立刻跑到院子里,呵乎(斥责)自己:“王树桐啊,王树桐!就算人家耍钱(家里兄弟赌博)不对,你生气就算对吗?弟兄耍钱,你可劲儿生气,气出病来,他们就不耍钱了吗?”心想,怪不得我是愚人,愚人才争理呀!接着哭了起来,哭一阵子往回家走。一面走,一面责备自己:“你专看人毛病,那怎算对?人家不对就生气,那怎算对?” 一直数落到家。夜里还自己问自己,问来问去,问的自己也笑起来,自己把过悔真了,顿悟从前皆非。
第二天早晨,觉着肚皮痒,一看原来长了十二年的疮痨,一夜的工夫,竟结了疤,以后完全好了。所以我在最初给人家讲病的时候,就告诉人们,若能把自己的过悔真了,就能好病。这种方法,就是从我自身的经验上得来的。
厌世求死
我自从正月,在老白家听善书悔过好病以后,在清明节时,就又开始种地。我一面做活,一面思考所听过的各段善书,有一篇《训女良词》,说女子有七出之条。我就用心一再地仔细考察,我们村里所有的女人,从村东头数到村西头,就没有一个不犯七出的。回头又考察男人,也没有一个尽孝尽悌的。因此,我觉着活在这个污浊的世上,实在没有什么意思,不如死了好。又想,怎么死法呢?吊死吧?太难看!抹脖子吧?又没做坏事,死后怕人议论。想来想去,到底想出办法来了:若是不吃饭不就饿死了么?我就开始不吃饭了。那时正是四月底,家里人晓得了以后,就都着急起来了,百般劝我吃饭,我也不听。他们知道我和村里教书的郭先生讲话投缘,就去请他来劝我。我问他说:“象这样男不孝悌、女不贤良的万恶世界,活着有什么意思呢?再说活到什么时候是个头呢?”他说:“活着就是活着,找什么头呢?”我说:“若是没有头,我就不吃饭。”
一连饿了五天,我的灵魂,不知不觉地出了窍,不用腿走,离地不高,飘飘摇摇的,任意飞行,逍遥自在,轻快极了,片刻之间,已经到了锦州。正赶上过端午节,家家杀猪,远远的听到猪叫的声音,很细微就好像听电话似的。灵魂到底是灵!一听到猪叫声,就转身往回走。到了院里,看到他们正在忙着杀猪。我还说:“你杀它,它杀你,循环不已,真太可惜!”进屋看见自己的身体,还自笑道:“你还是这样啊!你倒是动弹啊!你倒是生气啊!你浑身的能力哪里去啦!说着,灵魂就入体了。”睁开眼睛,看看家里的人,一个个都是愁眉不展的。我心想,他们是愁什么呢?又想我睡在这里干什么呢?一点一点的我才明白过来,我不是要饿死么?又自己问自己说:“你死了,你的老人依靠谁呢?你为了世上污浊要饿死,难道说你饿死了,世界就会变好了么?”自答:“不能好。”又自问:“那么活着为什么?”又自答:“先孝顺老人,等到老人作古,再去劝化世人,才能改变世风。”我想到这里,便叫家人给我做稀饭吃,我不死了。
至诚开悟
自从甲午变乱以后,胡匪四起,地方不靖。农村里,凡是富有人家,都是朝不保夕。二道沟村,杨柏善人,为人忠厚,好做善事,施衣舍粮,救济贫民,又宣讲善书,化俗成美。但一日不知为什么事,竟被朝阳府捕去下了狱。
我三十五岁那年十月间,听到杨善人遭到这桩塌天大祸,当时我心里就想,杨柏是我们这一方的善人,倘若被胡匪牵连,打了冤枉官司,家里再被烧杀,以后就没有人再肯做善事了!我就决心要学古人“羊角哀“ 救杨柏善人。(此人出自典故”羊角哀舍命全交“[5] ,学识广博有大智慧,曾为楚国权贵,终为朋友舍命自刎,大义参天。)
我不分昼夜地问天,怎的能救杨柏?一连问了几天,也问不出办法来。我心里很是着急,像这样迟延下去,杨柏岂不要遭大祸么?忽又想到,古人羊角哀是舍命全交呀,我只在家里问天,怎能算是学古人呢?想到这里,不知不觉地便大声说:“走!”当时被我爹听见了,问我说:“你上哪去?”我说:“上二道沟救杨柏去。”他老又问:“你会救么?”我说:“救不了他我就死!”说完了话,我就往外走。家里的人以为我是疯了,便托我的表弟李全魁(他是去二道沟要膏药),跟在我后边。那时天已黑了,我趁夜前往,一面走,一面吵嚷:“杨柏死了,我也不活着!杨柏死了,我也不活着!”走着走着,天竟忽然亮了(黑夜见白日)!我也不嚷了。过了有一顿饭的工夫,天又黑了。我啊的一声说:“天怎的黑了呢?”表弟看我突然站住了,便走到我身后,听了我这话便说:“夜黑天,哪有什么亮呢?”当我看到天亮了的时候,就明白了天道。
明白了杨柏的官司,是由他少年时亏孝上来的。他是庶母生的,小时候就不孝。十五岁时,曾被胡匪绑去,以后他好赌博,招了许多人作他的护法(保护他)。十八岁时,有姓王的恶棍,兄弟四人,想要杀他,杨柏为避祸到衙门当差去了。二十五岁时,有个术士,说他寿仅三十岁,若能尽孝,历行善事,寿可增,祸也可免。后来真有病,知道术士的话不错,他真做善尽孝,寿数果然增,祸也真平安的消了。也知道杨柏的官司是天考他的信心,他该有六个月的牢狱之灾,我要上三趟朝阳府,三趟二道沟,才能了他的事,也知道了每次该当怎么办。还明白了将来国家怎样变法,胡匪何时消灭,男女怎样行道,世界怎样清平。(此时先生已明心见性大彻大悟,与六祖慧能大师闻金刚经开悟相似,得神通可查宿世,知未来)我一边走一边向我表弟讲起道来,还说了许多未来的事这晚上住在二道沟老白家,又向白勤讲了半夜。心光开朗,快乐的我三天三夜没有合眼,逢人便说,遇人就讲,那种美妙的滋味,简直说不出来。我为什么一下子就明白了呢?就因为我这几天,时时刻刻地问怎的能救杨柏,一心一意的格物救杨柏。格物得真了,就空身无我、空心无欲、空性自明了。上天给我们的性,是无所不知的,我救杨柏时,忽然知道一切,就是天告知我的。我知道世界准大同,所以我先和世界同了。[1]
第二天在杨柏家里,招集村里的人,向他们说明王玉衡等三人,确实不是胡子,因为他们都抽大烟,穷急无奈,才冒充耍人的。我连去讲了三次,把杨善人的本意,和众人误会的地方,都一一详细说明白了,又劝他们多向人传说,免得胡匪再有误会,错怪好人。因此才化险为夷,保全了善良。
伦理疗病
有一天,又领俩位善友到下坎子村老廉家,宣讲善书。老廉家是我兄弟媳妇的娘家。大家起哄,硬说我会讲病。离下坎子三里路的高家杖子村老赵家来人请我去讲病,当时我说不会,可是人家都不信,作揖磕头地非请我去不可,逼得我满头是汗,看情形不去还真不中。我把心一横就去了。到了病人家中一看,原来是一个老太太,领着一个又愚又笨的孙子,和一个极其聪明的孙媳妇,三口人过日子。这个媳妇,二十多岁,因为厌恶他男人无能,得了大肚子病(气鼓),已经半年了,怎么也治不好,只有等死了。她奶奶喂她吃喝,她还嫌不中用,急头摆脑的。我一看就知道她的病是从气上得的。
我问她:”你是愿意活,还是愿意死呢?”她说:”人都求生不得,哪有愿意死的呢?不过我的病太重了,恐怕活不了啦。”我说:”你若是信我的话,准能有命,若是不信,过不去三四天,就要死了。你看肚子鼓得有半人高了,你到底是愿意怎的呢?”她说:”我真信,你老怎说,我就怎做。” 我说:”你要翻出良心来,病就会见好。”她问:”得怎样翻呢?”我说:”你是年轻人,卧床不起,已经半年多了,你奶奶偌大的年纪,天天不眠不休地给你煎汤熬药,接屎送尿。你不但不知感恩,反而急头摆脑地生气,哪能不生灾长病呢?我看你大概自从过门那天起,就嫌家穷,又讨厌男人愚笨,天天不乐,心里烦闷,这种怨恨还说不出口,日久天长,才作的这病。你违背了天理,丧尽了良心。你若是真想好病,我告诉你一个方法,你只要照法实行,就能好病。第一、你奶奶再服侍你的时候,你要从心里感恩,还要说我有罪了,累了奶奶的心,真亏孝道啊。每次服侍你,都要这么说。第二、有空时,你要向你奶奶追问,你爷爷怎样过家,你奶奶多大岁数过的门,什么时候生的你公公?多大岁数娶的你婆婆?公婆是什么时候死的?当时你男人多大?你奶奶是怎样把你男人扶养大的?你男人娶你时,你奶奶怎样设法办的喜事?有空就问,你这样问常了,才会知道你奶奶一生的千辛万苦。不用想你自己的病,问来问去,能把你的私心问没了,良心就翻出来了。只要能诚心诚意,照着我的话去做,就能好病。不用想别的法子,也不用请先生吃药。”病人说:”我已经是死定的人了,幸得你老指给我这条明路,我若再不照着做,就誓不为人了!”我走后,她真照我的话实行了。三天后已能起炕,七天后就能下地行走,十天后已经能自己走回娘家去了。
劝妻化性
我教完儿媳妇,叫她去西院走后,我就对我女人说:”你看着吧!等一会儿,媳妇回家,便能说会道的了。”她说:”我不信。”我说:”她若变了,你怎么办呢?”她说:”她若真能变了,我不吃饭。”我说:”对!媳妇七天的工夫愚化贤,我们若再不专心悟道,就不如孩子了!”下午,西院的媳妇和姑娘来送她。三个人手拉着手,有说有笑的进了大门,媳妇进屋以后,行礼道偏,又让西院姑嫂二人坐下,闲谈了几句,才送走了。
我女人一声不响地回屋,便躺在炕上了。我说:”你好好地思考思考当婆婆的道吧!我也不吃饭助你得道。”我便到坟上去了。第二天回家看看,她没有一点动静。第三天回家,她一听我讲话,便起来说:”先天无私,后天自私。先天人知足常乐,后天人争贪苦恼。……”便滔滔不绝地讲起道来。我一听她是化性了,便劝她不要把话讲多了,休息休息养养神,叫媳妇做稀饭给我们吃。《中庸》上说:”动则变,变则化,唯天下至诚为能化。”她是看媳妇愚化贤,才动心,我又用义气助她,她才下了决心悟道。我告诉她格物婆婆道,是叫她在本分上求,要不给她个宗旨,她躺八年,也得不着道。
后来她们娘俩帮助我给人讲病,有时远处的人请我去讲病,多亏有我女人住在坟上代守,才能离开。因为她们俩这一变,邻村的风俗就马上都变了,有分家多年的,又合了伙。人为了尽孝、尽悌,若能把自己管好,家自然会齐,家齐国也治了。《大学》上说:”诗云:其仪不忒,正是四国,其为父子兄弟足法,而后民法之也。”若能按照书上的话去实行,就能得道。可惜现在的人,爹爹盼儿子好,丈夫盼妻子好,都不肯从自己身上下手。所以你管我,我管你,管得互相成仇,这叫”舍本逐末”。人管人,像拿着棍子唤狗似的,越唤越远。所以我才说:”管人是地狱”。管别人是假的,管自己才是真的!
王善人通过长期的实践与观察,得出这样的一个结论:欲社会好,必须有好的人民,欲有好的人民,必须有良好的教育。但家庭教育是人生全部教育中最初的也是最关键的教育。良好的家庭教育,必须有良好的母亲。然而良母的形成,又必须从姑娘时期开始。所以先生常说,女子是齐家之本,清国之源。为此,便决心大力创办女子义学,振兴女教。此乃先生毕生所致力的伟大事业。想要家庭齐,社会安,必须振兴女教,使女子明道,使女子自立,才是根本的办法。先生对社会伦理,家庭道德的研究有其独到之处,尤其对妇德女道的研究更为深刻。所有这些,都必须通过女子义学来贯彻,来推广、普及,所以大办女子义学,乃当务之急,势在必行。
王善人自从高级班开班病重,就常向同仁说,再过几个月,我就要走啦!一个月一个月地减少。到一百天以内,按天地缩减着说,缩到几十天时,善人对高理事长说:“你再不给国华去信,他会埋怨你呀!”高理事长遵命才给王国华去信。有一天子东问善人说:“您归道还回来不回来呢?”老善人说:“大同世界还没实现,怎能不回来呢?象我这样人,世界各国全有,天时一到自然全都显露出来,大同就开幕啦!孔子不是说‘十室之邑必有忠信’吗?” 王善人七十四岁那年十一月二十五日(农历十月二十三日)二十一点二十分,在长春总会逝世。临终时频频拱手,似在还礼,态度安祥,其子王国华侍奉在侧。[1]
那天晚八点多钟,尚未进晚餐。孙周静轩叫人做了两个蛋,轻轻唤出国华,叫他赶快吃下去。国华拿起筷子刚刚要吃,突然听到音乐响起,他心中不悦——父亲病得这么重,会内还有人按琴,觉得不通人情,便放下筷子,乐声渐止。再拿起筷子又要吃时,乐声又起。如此三次,他很气就不吃了。回到善人身旁,善人已经去世。这是善人归天时之景象。次日王国华问张监理说:“总会是怎么回事?嘴说信善人,我父亲临终还有人弹琴!”张监理答说:“没人弹琴呀。”他不信说:“我亲耳听见有人弹琴。”张监理遂同国华上南楼查看,对国华说:“你看风琴不是锁在这里吗?哪会有人弹琴呢?”他连说奇怪!刘惠忱住在总会后街,善人逝世那晚九点多钟,也耳闻奏乐三次。他向家人说:“老善人走了!”次日早晨到会一问,果然善人逝世,与王校长所闻相同。[1]

王凤仪书籍
《王凤仪言行录》,《王凤仪嘉言录》,《王凤仪年谱与语录》,《王凤仪性命哲学浅述》,《王凤仪十二字薪传》,《王凤仪化性谈》,《王凤仪诚明录》,《王凤仪笃行录》,《家庭六步教育》,《家庭伦理讲演录》,《五行性理》,《修齐语录》,《性理集成》,《道德讲义》,增注十二笔记,《道德语录》,《道德浅说》,《忏悔化性祛病录》。

王凤仪言行录
你想快乐么?你就会得到。
人生本来是快乐的,你为什么不乐?
上帝的儿子是完美的,哪会有疾病?
人性本是善良的,善怎能生恶?
人人都有佛性,何须向外求佛!
人有无边罪恶,一悔便消。
认不是生智慧水,找好处生响亮金。
认不是胜用清凉散,找好处胜服暖心丸。
找好处开了天堂路,认不是闭上地狱门。
观想极乐,尘飞障落。
乐一乐天堂有个座,愁一愁地狱游一游。
不会笑,照着镜子学笑,笑得比哭还难看。先是假笑,时间久了,弄假成真,快乐就从心里生出来了。
笑口常开,就是得道!

转载请注明:佑健康 佑三软膏 » 王凤仪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