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佑三软膏qq交流群 463694223 专业健康资讯网站,提供实用、全面的健康信息,包括中医、保健、饮食、心理健康、佑三软膏、人体细胞潜能激活剂、平衡医学等。 咨询电话:18686665097

一个挑战诺贝尔医学奖的中国乡村医生-王佑三(一)

王佑三故事 zhujunming 725浏览 0评论

 

记得几年前的一天,我在上海乘公交车。站在旁边的两个中年妇女一路上不停地高谈阔论,谈什么呢,这么兴味盎然?——喔,在谈王佑三呢!谈王佑三的药如何如何灵验,治好了哪种哪种病,治好了哪个哪个人。车子堵了一小时,她们谈了一小时的王佑三,俨然一对王佑三的“粉丝”。后来我曾兴奋地向佑三先生谈起此事,不料先生只是淡然一笑,表情很微妙,似乎是说这类事他听得多着呢,不值得挂齿;或者是说难得会面,我们还有比这更感兴趣的话题要谈呢。

       他曾挑战诺贝尔医学奖

初识王佑三是上世纪的九十年代初,缘于有关他的两本书:一本是写他的传奇经历的报告文学集《医道怪杰》;一本是《平衡医疗方法学——人体健康的钥匙》。后者是王佑三的学术专著,清新活泼的文字,把一本理论著作写得明白晓畅而趣味无穷,其观点更让人耳目一新。他认为“原始本无医,传宗亿万年”,人体存在着强大的自然免疫力。但现代临床医学却以大量的化学药品去替代、抑制甚至损害着这种天然防御机能。用进废退,人类体内环境的平衡正遭受到严重的威胁。明天的医学向何处去?他发出了半是问责、半是警世的呐喊。难能可贵的是,他在提出他的与传统医学迥然不同的“平衡医学”理论的同时,已经向世界提供了他所研发的具有开发、利用、提高人体天然防御力,以抵抗疾病的“人体细胞潜能激活剂”——用他的话说,那是一种属于“明天的医学”的系列药物。

正式和佑三先生见面时才发现这位敢于挑战医学界成规的科学“狂人”竟是个温和的老人。长得高大,魁伟,儒雅,硕大的脑袋上一头自然的鬈发更现出学者风度。和他谈话久了你会发现,他的兴奋点总离不开人类、世界、宇宙等话题,谈着谈着兴奋之情溢于言表,激动处他会霍地从座位上站起来,语速加快,大幅度的肢体动作,你会被他的博学广识、精辟的思想以及激情所吸引、感染。让人很难把他和一个乡村医生的身份联系起来。

但他确确实实生长、生活在安徽蒙城一个叫作潘湖村的偏僻乡村。所有关于他的人生传奇也都发生在那里。

因为幼年便失去了的地主父亲,他备受政治上的屈辱。饥饿、贫困几乎伴随着他的整个青年时代,历次运动受批判总轮到他,他接受的永远是生产队里最脏最累的派活。难以置信的是这样的生存状态竟没有驯服出他的奴性和惰性。这位从小就有“神童”美誉的农民一头栽进了科学的殿堂,从此再也没想过“迷途知返”,这就注定了他的一生将与苦难和艰辛相伴!我相信,九泉之下的佑三先生是不会同意“苦难”一说的。——“苦难?”搞科研,我什么时侯感觉苦了?是的,即使在靠红薯皮充饥也要养活实验用的几十只兔、狗的日子里,感觉苦的人如何坚持得下?数千次地在自己身上做实验:将铁钉钉进肉里,用刀子割开肌肤,人为制造伤口感染以获得试验效果时,感觉苦的人如何坚持得下?佑三先生,你是个为科学而生、虽苦犹乐的人,你的所有的业绩都来自于对中国这块土地的深沉的爱、来自于对人类命运的悲悯情怀!——打出这几行字时我已禁不住泪流满面……

不久前我在网上看到网民之间的对话:“王佑三有一种外用软膏,能治好多病,你的病也不妨试试。”“你是说能治百病吗?真是这样的话他早该去申请诺贝尔医学奖了!”讲者无意,但点破了一个道理:如果真有一种能治百病的药的话,它的发明者理所当然应拿诺贝尔医学奖了。

早在八十年代,王佑三基于对自己科研成果的充分自信还真的“挑战”过世界医学最高奖——诺贝尔医学奖!那时,他郑重地向县政府寄去了一份报告:《为争取参加竞选1986-1987年世界诺贝尔医学奖和同时聘请中国法律代理人给党和国家领导人的一封信》。坚定地支持他申请诺贝尔奖的是他所在县的县委书记姜明亮——一位正直的、知识型的干部。然而,一个是人轻言微的乡村医生,一个是在政界同样人轻言微的“七品芝麻官”,结局也就可想而知了!

墙内开花墙外香。几年后一位英国的华裔银行家专程来到广州和王佑三会面,单刀直入地提出要用一千万美金买下王佑三的药方。千里迢迢赶来的王佑三在听明白了对方的用意后仅用一分钟就结束了他们之间的对话。他讲了以下的话:“你尽管是个华裔,但你既然加入了英国籍,我就在和外国人讲话:如果你是中国人,又有能力开发,我可以把我的发明拱手相让,分文不取。可惜你是外国人,我不会用我的技术让外国人赚钱而亏待我的国人。对不起,告辞了!”说完抬腿就走。银行家不解:这老头讲那些古怪的话是否嫌钱少了?他回国后经与董事会商量后再次来华,在北京找到王佑三的儿子王科验,说:请向令尊大人转达我们的诚意,若嫌价格低了,我们可以加到一亿人民币。现在已是北京佑三药业有限公司总裁的王科验回忆起当时的情景时说:“八十年代末的一亿那真是个天文数字,我们要把我爸发明的系列药物都推出实在太需要钱了!我当时真有点心动了。我先和我爸在电话里说了,我爸很明确地让我打消这个念头。见面时我们父子俩抱头痛哭,我爸后来说了一段很凄凉的话,他说:‘爸知道你这几年做得很累,做得很清苦,但我们还得做下去。我的发明如果中国人不要,共产党不要,我就把它们带入冰冷的坟墓,让它腐烂,化作尘埃,同时给世界留下一个永远的谜!’”

有一个谜也在我心里生存已久:为什么这个大半辈子经受磨难、曾经是最不是人的人,从社会最底层走出来后,仍旧自觉地保持着对党和人民的这种极度的忠诚。我想是否因为我们党的为大多数人民谋利益的宗旨与他的深入骨髓的忧国忧民的情怀,在本质上有着能超越个人恩怨的一致性?

转载请注明:佑健康 佑三软膏 » 一个挑战诺贝尔医学奖的中国乡村医生-王佑三(一)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