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新消息:佑三软膏qq交流群 463694223 专业健康资讯网站,提供实用、全面的健康信息,包括中医、保健、饮食、心理健康、佑三软膏、人体细胞潜能激活剂、平衡医学等。 咨询电话:18686665097

佑三发现之旅——修复能力的加快与减慢

王佑三故事 zhujunming 840浏览 0评论

 王佑三的思考又凝聚在另一个焦点上。从日常的医疗实践和前一个动物实验中,他发现不管是人体,还是动物体,大面积创伤在开始的时候是恢复得比较快的,然而当创面越来越小的时候,恢复就变得缓慢起来,甚至渐渐地停止愈合,长期维持一种不战不和的僵滞局面。

  这种创伤恢复期的前后速度悬殊,是什么原因造成的呢?他为此又专门做了一次动物实验。

  实验选在微生物生存最理想的溽暑季节。依然是30只家兔。取15只,于后脚一侧的臂部,避开坐骨神经,将大面积较深的肌肉挖出。

  取另15只,在后脚一侧的臂部用面糊圈出一个圆圈,圆圈内用汽油将皮毛烧掉。这样30只兔子全部承受了“割肉伤”和“火烧伤”的实验性创伤。通过常规疗法处理伤口,等待其慢慢恢复。

  等到两组兔子的伤口恢复到1/3和1/2左右时,用肉眼观察和卡尺测量,发现有的兔子伤口不但恢复得相当缓慢,甚至有的似有停止肉芽生长的现象。

  鉴于这一情况,他将一组挨了数百处刀伤的家兔和狗,伤口恢复旺盛时期的血清取出一部分,外敷在以上实验性创伤恢复相当缓慢或基本停止愈合的家兔的伤口上,或肌肉注射于创伤周围部位。过了数十个小时之后,他惊奇地发现原愈合较慢的伤口,突然变得愈合加快,比对照组家兔的伤口痊愈的时间明显地缩短。

  这个实验,既有结论,又没有结论。我们知道,当机体受到了大面积创伤以后,机体本身就会自然地产生一种保护性反应,使白血球急剧增高,同时由白血球产生的生长刺激素也跟着增多;这种调兵遣将,有利于伤口的愈合。随着时间的推移,伤口越来越小,白血球就会相应地减少,由其产生的刺激素也随之减少,因而缓慢了伤口的愈合。这是结论,但是战斗还没有最后结束,为什么就慌忙退兵,而留守的部队又是那么缺乏战斗力呢?内中原因何在?这个问题暂无结论。

  随之而来,一篇报告带给了王佑三很大的启发。

  1959年,波兰谢晋城某医院收治了一位因汽车事故而受了重伤的中年女工,经检查发现伤者的大腿骨和胫骨都已折断,伤口又长又深,满布污物,一片血肉模糊,此时的状况,难免会导致严重的感染,危及生命,看来只有截肢啦。

  为了这位女工能够重新恢复工作能力,最好能保住她的下肢。为此,主治医生索柯洛夫斯基教授绞尽脑汁,终于想出一个新的办法。

  他先把伤者麻醉,然后把一根消过毒的橡皮管接在水龙头上,用强力的自来水流给伤者冲洗伤口。只不过几分钟时间,一切污物,甚至是嵌进深部组织的异物,都被冲掉。接着,索科洛夫斯基就按常规给患者做手术,接好折股,缝合伤口。

  一切要比预想的情况好得多,过了几个星期,这位女工的伤口居然缝合啦,折断的骨头也很快长好了。这以后,医生又给伤者植皮,总共不过20个星期,病人就完全恢复健康,免去一场截肢的厄运。

  索柯洛夫斯基对这种奇特效果开始关注。从这以后,他又用自来水流给41个折断大腿骨、胫骨、下臂骨,而伤口已有严重感染的伤者,进行冲洗治疗。这些伤者都先后恢复了健康,伤口都没有被细菌感染,也没有发生其他并发症。这样满意的治疗效果,常规治疗是不可能完全达到的。

  对于这种奇特的现象,索科夫斯基对此有自己的解释,用强力自来水流较长时间地冲洗伤口,能除去一切致病的细菌。观察表明,强力的自来水流不仅能冲掉污物,而且能冲掉组织解体时的有害产物,以及用手术刀不能取出的许多裂碎的组织。

  索科夫斯基的解释并不能说服人:比如,自来水里也有细菌,为什么不会造成伤口感染?

  王佑三认为满意的治疗效果也许与水质无关,而与自来水的强力刺激有关。正是因为强力刺激改变了机体惰性的结果。正如针灸、推拿的刺激改变了机体的惰性状态,从而收到了奇特的疗效一样,其道理基本相同。

  这近似于猜想,要有具体的实验去做下一步的验证。

  重大的发现专门青睐有准备的脑袋。这就是普通人看到苹果落地与牛顿看到苹果落地的区别之所在。

  为了验证我们的猜想,我们设计了这样的实验。

  选用普通的河水、井水、池塘死水和污水,加入明矾澄清,取上面的清水。

  实验首先在动物身上,选用两只实验用狗,各在臀大肌划出4平方厘米的面积,不予剪毛与消毒,单纯以小刀捣碎皮肤局部,深达两厘米左右,使组织烂成洞腔。然后,用小刀尖把捣碎的小块组织取出,无法取出的零星组织就任其残留在洞腔里。

  其中一条狗,用预先准备好的垃圾粉末装满创伤洞腔,另一条狗,不予垃圾粉处理。然后,把两条狗创伤周围的毛剪去。

  之后,用一定强度的水流冲洗伤口被垃圾粉污染的那条狗的伤口处。另一条未用垃圾粉污染伤口的狗,则用同样的用明矾澄清水缓缓冲洗一下。两条狗的冲洗时间长短相同。然后,两条狗用同样的一般消毒敷料予以包扎。

  48小时后观察。

  用垃圾粉末污染伤口,然后用强力水流喷洗伤口的狗,伤口没有发炎。另一条未受垃圾粉末污染,仅仅是用水缓缓清洗伤口的狗,伤口却发炎啦。

  根据这个实验结果,我们不禁要问:

  如果说经过明矾澄清的天然水是无菌的,为什么用其清洗未受垃圾粉末污染的伤口,反而发炎啦?如果说这种水是含有病菌的(这是无须怀疑的),为什么用其喷洗垃圾污染的伤口,反而没有发炎?要寻找其中的规律,除考虑外因外——水的清洁与否,是否还应考虑在强力的水流刺激下,机体组织内还有某种因子参与?

  为了侦察这个更为隐秘的东西,新的实验在王佑三的身体上进行。

  选择王佑三身体的左腿缝纫肌的中间部位,用药物腐蚀的办法,频频涂擦,损伤一个4平方厘米的小创面。再给创面以反复刺激,使其75天不得愈合。然后,刺激停止,以消毒敷料包扎伤口,每日尽量不让创面受到摩擦,以利伤口愈合。每隔三天,更换敷料一次。两个星期后,创面愈合1/3以后,伤口愈合即日趋缓慢。

  这是采用强力的水流喷射冲洗创面,时间为8分钟左右。冲洗以后,以无菌凡士林纱布外敷,包扎待愈。3天后,揭开敷料观察,发现这个处于缓慢愈合阶段的创面居然基本愈合。这说明伤口愈合缓慢的情况,在强力水流喷射后得到改变。

  换在身体其他部位做重复实验,实验结果完全相同。

  以上实验可以归纳为两个问题:一是冲洗伤口所用的水质并不是重要的,重要的是水流的压力;二是强力水流冲洗的伤口,不仅不易感染,而且组织再生修复也得以加快。

  于是,我们找到较为符合事实的解释:

  当机体组织受到损伤后,全身生物学意义的防御反应很快出现,如局部充血,白细胞家族增多,免疫功能增强放大等等。但这时出现的防御反应时根据组织的损伤程度而做出的,机体不可能预测到伤口上还会有继之而来的病菌的侵袭。也就是说,这是的机体只凭着伤口的损伤程度,来相应地调集防御力量,而不知道也不可能知道随后还会扑来多少微生物的袭扰,因而,调集的防御力量就显得不够需要。伤口的感染,就是这种“敌强我弱”的原因造成的。

  用强力水流冲洗伤口,除了能把伤口处的污物冲洗干净,更重要的还是有利于加强伤口主动防御的作用。由于强力水流对伤口喷射所产生的刺激,立即可使伤口周围主动性充血,充血面积扩大,充血程度加深,等于扩大了创伤事态。这时,机体就要根据创伤事态的扩大而增加调集防御力量。这样,防御力于伤口局部的病菌,就变成了以多胜少的状况,这就减少了伤口感染的机会。

  另外,生物学意义的组织再生所遵循的规律是:伤口越深,应激反应越强,新的组织发展得也越快。强力水流对伤口的喷射的刺激,加深和扩大了组织充血性损伤,强化了矛盾,因而也就同时加强了组织再生能力。

  在创口愈合缓慢期,机体出现懈性适应状态,不战不和。强力的水流刺激,使机体在保护性反应下得以振奋,得以改变原先的懈性状态,所以再生能力随之加快。

转载请注明:佑健康 佑三软膏 » 佑三发现之旅——修复能力的加快与减慢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Hi,您需要填写昵称和邮箱!

  • 昵称 (必填)
  • 邮箱 (必填)
  • 网址